365棋牌客服电话多少
文化交流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交流

巢湖波涛化为歌

点击数:    发布日期:2013-12-2 11:34:26
  

 

俗话说,美不美,家乡水。记得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有一首流传很广的歌叫《太湖美》,那歌里唱道:太湖美,美就美在太湖水。但在我眼中,八百里烟波浩淼的巢湖水永远是天下最美、最靓的那道风景。我相信,这绝非是我的家乡情结使然,而是有歌为证,那就是20世纪60年代中期曾经风行全国的一首歌曲《巢湖好》。说到巢湖,相信人们并不陌生。作为全国五大淡水湖之一,巢湖以盛产银鱼等“三珍”而名闻天下,富饶而美丽的鱼米之乡令人称羡,令人不由地要赞美巢湖好、巢湖美了。有时候我在想,那汹涌澎湃、碧波万顷的巢湖之水,也许早已化为巢湖沿岸人民悠扬、甜美而明快的歌声,在声声吟唱着水美、山美、人更美的巢湖大地呢。

面对着这好山、好水、好地方,人们自然而然就要放声歌唱。因此,自古以来,生活在巢湖这片土地上的人们就爱唱歌。如果有人告诉你,说在巢湖的土地上,上至古稀老妪,下至三岁孩童皆会唱歌,这并非完全是夸张,正如一首民歌中所唱的那样:“叫我唱歌不费难,舌条弯弯嘴动弹,三个五个随我唱,十个八个随你还,田里干活唱着玩。”巢湖人不仅爱唱歌,而且会唱歌,并且唱出了与众不同的大名堂:1955年3月,巢湖农民歌手胡吉英、刘宏英就将本地民歌《姑嫂对花》唱进了新中国最神圣的殿堂,当那散发着浓郁巢湖地域气息的民歌声响彻北京中南海怀仁堂时,原本名不见经传的巢湖民歌从此唱响在神州大地的上空,巢湖成了共和国的民歌之乡而名扬四方。1958年9月,当时的文化部和中国音乐家协会就在农民歌手的家乡、被誉为“文化之乡”和“民歌之乡”巢县司集乡召开“全国社会主义歌咏运动现场会”,吕骥、贺汀、周巍峙王昆、李焕之等文艺界领导音乐界知名人士纷纷来巢湖,或是亲临指导,或是创作采风,就连当时中国歌坛最着名的歌唱家王昆也来土生土长的民歌手胡吉英学唱巢湖民歌《数板山歌》

说实话,现在如果说当今歌坛的“一姐级”人物会向什么乡下农民歌手学唱民歌,我敢说没人会信,既不信她会“屈尊”来到贫穷、落后、艰苦而偏僻的乡下,更不信她真的会向民歌手拜师学艺,至多也就是为了吸引大众眼球的无聊炒作罢了。在我的想象中,来自首都的大歌唱家王昆虚心而认真地向一个最最普通、最最基层的民歌手学习、请教,这是一个多么温馨、多么感人的场景啊!从另一方面来说,这不也说明了当时巢湖民歌的如日中天吗?直到40多年后的一天,我陪同中央电视台的一个摄制组到巢湖拍摄节目,提起当年的盛况,当地文化部门的同志仍然感慨万千,唏嘘不已。

后来,歌曲《巢湖好》的出现,更是将巢湖民歌推上了历史巅峰。1958年6月,着名作曲家李焕之随中央农村文化工作队来到巢湖,进行创作采风并研究巢湖沿岸的民歌。1963年12月,再次来巢的李焕之与当时团中央宣传部副部长、中央农村文化工作队队长陆进一起创作了歌词“巢湖好”。第二年的早春二月,当作曲家李焕之根据巢湖秧歌、渔歌民歌曲调创作出后来风靡全国的歌曲《巢湖好》时,我想,此时浮现在他脑海中的一定会是这样的情景:清晨的巢湖,湖面碧波荡漾,水接云天,白茫茫一片;湖中渔帆点点,渔歌互答,翩翩湖鸥逐浪翻飞;沿岸青山相对而出,在云雾中若隐若现;百里长堤垂柳依依,绿荫成行;柳荫深处,悠扬的歌声四处飞扬……面对此情此景,作曲家李焕之陶醉了,兴奋了!突然,一连串清新、淳朴、悠扬而明快的旋律如潮水般涌上他的心头,挥之难去,他的双手不由地随着节拍挥舞起来,他小声地哼唱起来,并且越唱声音越大……

就在巢湖新民歌的代表作品《巢湖好》宣告诞生的时候,我也在距离巢湖岸边的不远处呱呱坠地。我想,这首令每个巢湖人都魂牵梦绕、引以为豪的歌曲,几乎与我同时“面世”,也许,它与我之间还真有那么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机缘巧合在内罢。

第一次听唱《巢湖好》,是在我上小学时的一个暑假里。我父亲当时是中学教师,暑假里组织他的学生们成立宣传队,排练节目去慰问战斗在“双抢”战线上的农民同志。我作为最忠实的“观众”首次聆听了这首歌,当时年少,只记住了“巢湖好哎好呀么好风光”一句词,觉得旋律悠长,很好听,感觉与我们下乡学农时听到的秧歌很相像,尤其是那一唱众和的帮腔非常像。

再次听唱《巢湖好》,是在上世纪的70年代末。当时我即将初中毕业,在一次全校大会上,新来的音乐老师李家莲演唱了这首歌。印象中,李老师的嗓子又高又亮,两条乌黑的大辫子引人注目,很有乡土气息。相反,倒是对她唱的歌没有留下更深的印象。后来,我听说李老师原来是个民歌手,因为民歌唱得好被推荐上了大学,毕业后分到我们学校任教。多少年后的今天我才知道:李老师的确是那时候巢湖一带比较出类拔萃的民歌手。如今我真想知道:她现在还唱民歌吗?

我知道,像李老师这样专职的民歌手毕竟是少数,更多的还是自编自唱、自娱自乐的普通人。在我的印象中,记得小时候每天中午一吃完饭,我总是准时上床,在爸爸的哼唱声中迷糊睡去。多少年后,我的孩子出生了,爸爸仍然哼唱着那首不变的摇篮曲在哄着自己的小外孙:小狗子你别叫,小猫子你别跳,我家宝宝要睡觉……后来,我才知道,爸爸哼唱的其实就是一种自编的摇篮曲。

其实,对于生长在巢湖岸边、从小喝着巢湖水长大的每一个人来说,无处不在的巢湖民歌总是如影相随,时刻伴随在人们左右,如同母亲的乳汁一般滋养着人们,塑造着人们的心灵,一代代的人也就在这歌声中成长,成人:上山唱山歌,下湖唱渔歌,插秧唱秧歌,采茶就唱茶歌……还有、小调、摇篮曲等。这种 “望风采柳”的创作演唱形式使可以走到哪儿唱到哪,见什么唱什么,干什么活儿就唱什么歌。聪慧而风趣的民歌创作者总是能在歌声中融进自己的生活和情感,融注鲜明的是非观和强烈的爱憎,从而获得绝大多数人的赞同或响应。我想,这应该就是巢湖民歌所以能够生生不息、代代相传的重要原因之一吧。